当前位置:ju11 net备用地址_ > 电子科技 >

研究称中国大学近亲繁殖程度比海外高5倍

发布时间:2017-12-03 阅读:

  研究表明,中国大学的近亲繁殖比海外高出5倍

  众所周知,近亲属(三代以内的直系亲属和亲血亲属)不允许结婚,因为下一代近亲繁殖几乎总是质量低下,基本上是一代人以下。同样,如果一个社会组织要有活力和创新,就不能进行近亲繁殖。它应该是多种族和多样的。就高等院校而言,要想成为一流大学,教师就不能成为近亲。大学毕业的学生或研究生不应直接或连续地在大学任教师。但目前的现实情况是,我国高等院校特别是比较知名的大学近亲繁殖,其近亲繁殖越严重。那么中国大学的近亲繁殖程度有多严重呢?笔者选取了中国17家具有较高知名度的大学,对其与其财经学院进行的近亲繁殖程度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和统计分析,并与6所高校财经类院校进行了对比,海外知名大学。统计分析表明,中国大学的平均近亲繁殖率是海外的5倍。中国大陆大学 - 总体情况中国大陆17所高校共有987名教师。调查结果是:平均(近亲繁殖)= 0.654。根据以下数据:1个分数超过50%的12所学校,平均超过0.66的10所学校,1分数超过66%的8所学院,以及平均超过0.5的8所学院。对于所有的样本,1分超过60%。 - 具体情况按中国大陆地区17所高校排序为1:据统计,各院校比例的差异主要不是由数字0.5所引起的(除山东大学经济学院,学校0.5不占15%以上),但主要是由1和0部分的数量造成的。在其他国家和地区的高等学校学习的基础上,我们选定了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学部门样本。以上六所海外院校共有教师205人,简单平均(近亲繁殖)= 0.1115。与国内外高校相比,中国大陆高校教师的近亲繁殖程度明显高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高校,平均近五倍(0.654 / 0.1115 = 5.865)。在海外大学,近亲繁殖的最高水平只有0.181(哈佛大学经济系)。芝加哥大学经济系的近亲繁殖程度最低只有0.07,而中国近交最高的是0.85(西安交通大学商学院),最低的是0.26(暨南大学经济学院)。国内近亲繁殖的最高水平是其他国家的最低水平的11倍,国内近亲繁殖的最低水平也比其他国家的最高水平高出44%,特别是六所海外机构的教师仍留在大学获得最高学位后,在国内大多数金融机构中,这种情况是相当普遍的,相比之下,外教的教育经验和工作经验比国内的还要丰富,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受过培训一流的外国经济部门不但没有直接在我们学校任教,而且也比在中国更频繁地改变而这些一流的师资队伍中,很多都不是本国所在国家的国籍,只是在国内接受过高等教育,并留在那里。因此,耶鲁大学和伦敦经济学院可以找到中国经济学家的身影。当然,我们高兴地看到,一些高校已经意识到近亲繁殖的有害影响,并决定我们大学的弟子不再作为老师直接留下。但是,根据现在的教师更新率,估计10年内不会有根本性的变化。由于中国高校严重近亲繁殖,其学术性,创新性和创造性的低下是非常自然的。顾海海顾海兵曹帆(记者顾贵兵,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统计分析原理1.聘请23所知名大学财经系专任教师作为研究对象,不包括兼职教授和职工等。其中,中国大陆有6所(包括北大,清华,中国人民大学,中山大学,复旦大学),香港和海外6所大学(包括哈佛大学,耶鲁大学,等等。)。 2.大陆高校教师在国外获得学位的经历,其他如学习,访问学者,兼职教授等均不作为研究内容。 (三)部分教师的教育背景在当前条件下难以获得,不纳入统计范围。为了确保统计结果与事实相对接近,统计数据仅限于所研究院系中至少一半的教师。通过这种方式,对20所大陆大学的最终调查最终减少到17个。4.将近亲繁殖分为1次,0.5次和0次。将每个教师的所有教师成绩除以教师总人数是学院的近亲繁殖程度。 (1)教师评分为1分:最高学校与自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学校相同。 (2)成绩最好的老师被赋予0.5的分数:学历最高的学校与现在的学校相同,但是最高学历以后的第一所学校与现在的学校不同;学历最高的学校与现在的学校不同,或者中学的学历与现在的学校相同。 (3)其他情况下的教师记为0分。 5.有些教师在两所学校或研究机构担任职位,以他们居住的地方为准。 6.调查资源全部来自互联网,该机构的主要官方网站,截至2006年5月底的信息,不含任何主观因素。 7.统计内容不涉及教师的学术成就,威望分析。阻止“近亲繁殖”的唯一方法是脱帽。胡景艳“21世纪”:您选择了一个非常有趣的话题 - 关于大学近亲繁殖的研究。请问为什么选择这个话题?顾海兵:中国的近亲繁殖机构很多,无处不在,在学术研究机构中尤为突出。大家都说很多,但是没有定量分析,所以缺乏深度,没有说服力。我一直重视定量分析。当然,研究这个问题的最大背景是过去十年中国在学术创新方面缺乏重大成就。平均创新水平落后于投资。学生没有超过教师的勇气。大学不能创造一个繁荣和竞争的气氛。这种现象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近亲繁殖。 “21世纪”:大家普遍认为,北大,清华在中国是一流的学校。在引进国际人才的情况下,让自己的毕业生在学校教书,对于我们学校的学术创新有很大的促进作用,还是聘请其他毕业生为我们的学术创新贡献力量?顾海兵:北大,清华是一所知名大学,但是一所知名大学是否一流学校可能需要反思。即使他们被视为一流的学校,而不是所有的专业,所有的学生都是一流的,留下他们的毕业生在学校教书,很难说学术创新对大学的贡献大于毕业生聘请其他机构我们对学术创新的贡献更多。而且,虽然他们的毕业生可能比其他机构的毕业生个人处于更高的水平,但如果将他们置于近亲繁殖的话,他们的整体协同作用可能并不高。反过来,其他院校的毕业生在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的毕业生个人比他们自己的毕业生要低,但在非近亲繁殖的情况下,他们的整体协同作用可能不小。现在有一种说法,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在这么多的国家投资下都没有取得可比的成绩。这里的一个重要原因应该与近亲繁殖有关。 “21世纪”:近亲繁殖与学术学术,创新与创造之间有什么关系?彼此之间有多相关?顾海兵:我们的研究不能打包世界,还需要继续深化,这里只是开始讨论,但一开始就很难。可以肯定的是,高校近亲交往与高校的学术,创新和创造力之间存在着相当大的负相关关系。多少这样的负相关可能与每所大学的特点和健康状况不太可能是相同的负相关。正如我们研究技术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一样,可能没有单一的结论。在微观层面上,某个企业可能会计算出科技进步所带来的利润,但宏观上可能是不可行的。 “21世纪”:在您的研究中,将中国的一些财经院校与国际知名院校进行比较。你认为中国的大学与国际大学之间由于近亲繁殖的差距有多大?顾海兵:近亲繁殖的影响有多大可以做个案研究,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专家可以调查。我们选择高校财经学院的一部分是因为我从事经济学专业比较熟悉。选择部分高校是因为一个是我们的能力是有限的,二是国内大学网站信息不完整我们只能这样做。 “21世纪”:教育产业的发展分为不同的发展阶段吗?中国大学与国际大学之间的最大差距在哪里?是什么造成的?顾海兵:当然,教育产业的发展分为不同的发展阶段。至少在不同程度上与经济市场化挂钩。中国大学与国际大学之间最大的差距在于,中国大学的行政或计划经济依然十分繁重,例如中国的大学即使在今天也有副部级,部级和副部级的行政级别。在这样的等级制度下,怎样才能有公平的竞争?在这样的等级制度下,中国的大学如何不能实行近亲繁殖?改革的出路在于中国的大学校长必须脱帽致敬,民主集中制,古今中外海内外的国家和国际主席的经验,首先是所有大学教职员的民主选举,产生了2-3名候选人,然后由政府选择其中的一个2〜3名候选人作为校长,所以戴官帽是没有官方味道的宾:1982年获黑龙江工商学院经济学学士学位。1985年获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硕士学位。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2004年中国人民大学校董会。

关键词: 电子科技